医生,你这是在干什么?”早濑看到秦天拿出一根绳子, 然后小声问道!“呵呵这个嘛,因为等下的检查, 你可能会有一些剧烈的反应所以为了检查顺利进行, 我得把你的手腕绑住这样应该就可以了!”秦天呵呵一笑, 继续说道: “不过你不要担心这是正常的现象来的!”“哦!”早濑答应之后, 秦天也把早濑的小手给绑在了一起放在头顶之上!秦天的手掌摸在那小花园的门口之处, 顿时早濑嘤咛一声,身躯也不自觉扭动起来!“嘿嘿!果然很敏感啊!”秦天微微一笑, 然后说道: “我要把器具弄进去了!”“嗯!”早濑羞红着脸 然后点点头应道!秦天拿起那个娃娃 然后将布娃娃轻轻挤开那花瓣然后把它塞了进去!“医生!不要啊!有些难受感觉也很奇怪!”早濑脸色羞红说道!“呵呵, 别害怕!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秦天拿起遥控器 然后那布娃娃旋转起来这一下,早濑一下子嘤咛出来了!叫声如泣如诉!“早濑, 舒服吧!”秦天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嗯!医生, 怎么会这样的?很奇怪的感觉啊!”早濑再次说道!“舒服就好!”秦天又是微微一笑 然后渐渐把那旋转的速度提升上去!“啊!!”一声长长的嘤咛冲出早濑的樱桃小嘴!短发披散 看上去正享受着极大的乐趣!“医生我想尿尿!”“忍耐, 在忍耐一下就好了!”秦天不断加大旋转的速度 然后说道!秦天的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下来 他一把将早濑的衣衫撩高然后把那粉红色的罩罩给推了上去, 顿时那虽然不大,但十分圆润的山峰暴露在了秦天面前!秦天俯下身子, 嘴巴一下子覆盖了那有着一层粉红晕圈的山尖上面 然后不断允吸起来!“嗯!”两面受袭 早濑的嘤咛之声更大了。 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之中,一股股的酥麻之感不断袭来, 仿佛要榨干自己身上的每一寸力气一样那舒爽的感觉也不断游遍四肢百骸, 直达脑门让早濑的脑门一片空白!爱惠蹬蹬地走上了二楼, 那嘤咛之中在自己的耳边越来越大!爱惠再次响起了那一幕, 自己和他是那么疯狂的爱着但现在却要搞自己的女儿!这一下, 爱惠的怒意爆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她觉得很不平衡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的女儿, 而不是这样对待自己!“蹬!!”房门一下子被推开了!秦天也是一愣 但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这个久旷的美妇人,一定也是需要安慰了!“请住手, 不可以对我女儿做这样的事情!”果然爱惠一推开门, 便看到年轻的医生伏在自己的女儿的两腿间, 做着之前和自己做的事情但自己一说出这句话, 脸色又是红了什么意思嘛!不可以对女儿做, 只对自己做自己是在吃女儿的醋嘛?“妈妈。 你不要进来!好难为情,现在正在治疗过程中啊!”早濑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闯进来,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不堪的一面会被母亲看到顿时, 心神俱惊之下身子勐然痉挛,然后绷得紧紧的, 最后一股黄色的尿水流了出来在秦天高超的手法之早濑已经失禁了!“额!”秦天看着自己的衣衫也被尿湿了, 顿时皱了皱眉头!“医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到自己这么大了, 还要失禁而且还把医生的裤子和衣衫都给吝啬了, 顿时脸色羞红!“呵呵,没事的!”秦天微微一笑, 然后回过头 对着爱惠说道: “太太,我现在正在为你的女儿治疗着!”“治疗?”爱惠一愣, 心中又羞又恨她怎么不知道这个医生只是打着治疗的旗号, 然后在自己女儿的身上为所欲为呢!之前也是一样 不过她虽然知道这个医生是一头狼但奈何自己真的很需要一个男人来填满自己的那里, 让自己尝到女人的快乐所以才没有揭穿,现在他又用这个借口来骗自己的女儿!“恩!”秦天点点头, “为了让伤势尽快康复所以让全身都活性化是很有助益的哦!”“啊!”爱惠还真没有想到, 这么一件龌蹉的事情会被这个年轻的医生说的如此神圣!秦天笑了笑, 然后继续加大旋转的速度顿时,早濑的身子都成一个拱形之状了, 显然是有着极大的乐趣!“啊!!”早濑嘤咛之声更大了!“太太 你似乎误会一些什么了!”秦天嘿嘿笑道!“你看看你女儿 现在的气血应该活络多了!不过我想应该是压力让你变得疲惫了!”“!”爱惠看着如此靡靡的一幕 心神荡漾她想起了这位医生的巨龙的威力,想起了今天自己用那胡萝卜来自我安慰着, 她现在什么也不需要了她只需要那一个长长的东西来安慰一下自己!“医生, 我我有点头晕和你所说的,应该是压力过大的原因, 也帮我检查一下吧!”爱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