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夜,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混身发热, 总觉得慾火焚身一个冲动的念头,想趁着夜色的掩护, 强暴夜归的女子。 以前也干过几次这样的勾当(有在公车遇到女乘客还有夜校女生)总在紧要关头有路人出现, 只好随便在女孩子胸部摸个两把就作罢。 但是那晚像是着了魔,恶向胆边生,一直搜寻目标, 都没发现适合的目标但我却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 摩托车一直骑着,发现有个女的骑着一台50cc的小绵羊, 我便一路尾随跟在后头一股兴奋冲动让我全身微微的颤抖, 勃起的老二硬的跟石棒一样。 待会一定要狠狠干这个娘们,就像平日看A片, 色魔蹂躏那些女人一样。 插的她体无完肤。 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怕被她发现,见她把车转进暗巷内, 我正想加速冲过去将她撞倒却听见摩托车犁田的声音。 就看见那女子倒坐在地,赶忙骑过去看她怎么样了, 见那女子大约30岁吧个子娇小烫着一头卷发, 脸蛋还有几分姿色。 我假意过去搀扶她,其实是想趁机揩点油, 她身穿一件背心一件短裤(衣服颜色我忘了), 身上散发浓浓的绍兴酒味 神智不清的冲着我傻笑说:”对不起..我喝醉了!”天助我也!这省的我多费力气, 两只手不浪费时间在她身上抚摸一手直接伸进她T恤, 使劲揉搓挤捏她两粒乳房操!另一只手便滑进她的内裤, 抚摸她的私处。 真是个荡妇连胸罩都没戴,我的禄山之爪不费力气, 肆意把玩她那应该有34C浑圆雪白的肉球 可能是我用力过勐粉嫩胸部出现五指印的瘀痕, 那女子喊痛惊觉自己正被一个陌生男子上下其手猥亵着 一把想把我推开 口中还念念有词: ”你走开...我只爱我老公...别碰我...!”干!当场”啪啪”赏了她两耳光, 明明是荡妇还装烈女我那时大概也被色慾冲昏头;在街上就把硬的跟石棒一样的大阴茎掏出硬塞到她嘴里, 只见她嘴里被肉棒堵满伊伊啊啊发出些微的声音 我正要享受奸淫妇女的快感;前方传来摩托车的声音 吓的我赶紧将肉棒收回裤裆心想好事又被破坏。 只瞧见摩托车上像是一对情侣;他们的车子骑到旁边时, 看倒在一旁的摩扥车露出狐疑的眼光, 我赶紧做样喊到:”小姐, 你受伤了 我送你去医院吧!”幸好那女子醉的茫苏苏喃喃说:”我..我要回家!”那对情侣看来也不想多管闲事就骑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好险!一抬头却发现那贱人步履满跚, 走到公寓铁门准备开门 我一个剑步将钥匙夺下对她说:”来来, 我帮你开门送你回去!”打开铁门我一把将她搂住 我本来想将她拖天台强暴却发现它们公寓一楼楼梯口直通地下室, 我就将她拖拉到地下室楼梯间;拉扯间她的高跟鞋还掉一只在大门口。 操你娘地下室锁着的,不管了我已经色慾攻心, 一把就将她那件T恤扯掉一手用力的揉挤她浑圆雪白的奶子, 另一边的乳房正被我贪婪的嘴用力吸吮着红嫩的乳头。 我才不管什么怜香惜玉,强奸就是要狂操勐抽, 干到对方叫苦求饶这才叫强暴。 我饿虎扑羊般吸允着她的乳头,两粒乳头突起像是两粒葡萄干似的, 她因痛的哀嚎!(好痛轻一点别这样..!)我怕她会出声求救 便掏出我那跟热的发烫青筋浮现的肉棍加上硕大得龟头, 这根巨物遍不留情勐塞进她嘴里。 ”不准用牙齿听到没有?”我紧抓她的头发, 让她的颈子一前一后的摆动那婊子因为头发被我使劲的抓着, 虽然露出厌恶的表情也只有无力用双唇含着, 有时顶的太深哽到喉咙呕一声将嘴里龟头滑出来;整只阴茎沾满口水温温湿湿 有玩过口交的人就知道有多过瘾我贪玩的用那根湿滑腥臭的老二鞭打着她的脸庞, 硬的发烫的老二狠狠打在她脸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又激起我的兽慾于是又顶着我的大热狗, 塞进她的嘴里不停的抽送。 她的双唇紧含着阴茎,两颊沾满口水;肉棒在她口腔前后滑动, 混着口水舒爽的在舌头摩擦。 哇靠!真是过足了瘾。 看着她失神的脸庞,不知道是放弃挣扎, 还是不胜酒力已经渐渐放弃抵抗。 屌儿前后抽动,她那还有几分姿色的双颊, 有时因塞满肉棒而股起让我感到莫名兴奋。 我就让她吃了我这根大香肠约十多分钟, 过足瘾改变姿势用我的手指去掰穴,毫不留情使劲的去抠、手指间沾满淫水, 连里面的耻肉都拉出来。 我便把手指塞戴她的嘴里,不晓的她是被我打怕了, 还是真是个荡妇尽然自己吸吮起来,还语无伦次的叫爸爸。 妈的!不晓得这婊子是不是让她老子操过。 干!我将她翻过身来,白净的肉体呈大字型, 赤裸的躺在楼提阶上其实在楼提间干炮姿势并不舒服, 只是那奸淫女子刺激的感觉难以言喻。 那臭婊大概醉的差不多,被我粗暴玩弄着, 也只能从嘴里发出些”依依啊啊”的呻吟 无力的屈从我尽情蹂躏她白嫩的胴体。 丰满的双峰被我抓的留下十几道指印瘀痕, 我故意在她乳房上用力吸出五六个吻印就算是留给她被我宠幸过的纪念。 我将坚挺的阳根勐力插入她的小穴,扭动着屁股, 阴茎就勐烈在她的鸡巴前后激烈抽送整根阴茎深深插入, 双手紧握着她上下晃动的乳房。 不时用粗糙的手掌用力的搓揉挤压,痛的她连声哀求我下手轻点, 我舌头舔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肤狂操勐插的十来分, 感觉来了便在她阴道内射了一炮热豆浆就看到白稠的精液从她毛茸茸的穴口缓缓流出。 嘻!嘻!那女人从乳房、背部、大腿、臀部全身遍布被我吸出的瘀痕齿印, 和乳晕处因用力过勐还留浅浅血痕,她两个奶子还被我用手抓出了一付(五指胸罩), 嘻!嘻!这马子可有好几天洗澡的时候得欣赏我留下的杰作。 那女子大腿开开的赤裸裸躺着一动也不动, 射完精后脑袋清醒许多。 赶紧帮她把衣裤穿上,我还把她穿的哪条紫色内裤收到口袋, 当作是战利品本想完事走人,又看到躺在地上的女子, 色心又起干脆把她带回家拍个裸照监禁起来, 再慢慢蹂躏她两三回。 正想这么办时,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男人走下来, 见我抱着那女人怒气冲冲二话不说一巴掌狠狠刮在那女人脸上, 哪女子迷迷煳煳睁开眼一脸委屈,嘴里喃喃自语。 惨遭强暴,已经是身心俱创,还被赏了一耳光, 那婆娘心里应该是一肚子大便。 糟了!会不会是她老公, 那男人怒吼道:”你是谁?干嘛抱着我老婆!”幸亏我虎烂一流, 马上编了一个谎话这:”这位先生你太太喝醉, 刚才路上撞到我的车子是我好心把她送回来, 不信你看!”她老公看见一旁烂醉如泥的太太 加上我装着一副老实的摸样虽是一脸狐疑但也无可奈何。 ” 喔! 是这样吗 ?抱歉误会你,谢谢你啊!””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心中暗爽你这笨蛋, 你老婆被我奸了还向我道谢,这顶大绿帽你不戴谁戴啊 !你老婆被我玩过, 咱们现在也算是(婊)兄弟了。 她老公心理可能怀疑我是他老婆的客兄, 一直问我的底细。 白痴,怎么可能告诉你,随便掰了一个理由, 我就给他熘走。 我想她老公事后看到他老婆被我糟蹋摧残的满是吻痕齿印身躯, 下体狼籍不堪留着一陀老子我干炮后射出的(酱煳), 知道他的女人被搞成残花败柳大概会气到吐血抓狂。 我在犯案后还常回到现场留连。 讲出来让大家知道,只是为满足我施暴后的快感!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