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若彤,仍是预科学生;虽然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不算得是貌若天仙, 但十 九岁的年纪清纯的面 孔,加上我那三十五、廿二、三十四的少女身材, 令我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 在众多的追求者当中,我只锺情于诺文一个。 我和他是在教会认识的,他跟我一样是个基督徒, 虽然他称不上英俊但对我十分 体贴关怀, 为人又温文 有礼而更重要的是他不像其他想接近我的追求者一般, 只想占有我的身躯故此 我和他拍拖虽将近两 年, 但我仍是处女之身。 可能因为受本身的宗教信仰所影响,加上自己仍在求学时期;所以我总希望把初夜 留到结婚的一天, 才作 为献给诺文的礼物。 昨天诺文如常相约我放学后到他的家吃晚饭;他的家是在那些旧式的公共屋村, 只 跟妈妈两个人住;我间 中都会到他的家吃晚饭 而他的妈妈对我亦非常有好感认定我就是她的媳妇…… 由于诺文和他的妈妈都对我很好, 因此他的家境虽然不是太好但我却没有嫌弃过 他。 晚上八时许,诺文如常在村口等我–由于那?的治安比较差, 故他一向都会在村口接 我到他的家。 当我到达他的家后,发觉他的妈妈还未返, 诺文才告诉我她的工厂要加班赶货所 以要晚一点才返;于是 我和诺文便一起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最初我俩都很规矩诺文的手臂只是搭在我的 肩上, 之后他开始向我 索吻他吻得我很舒服;当他吻到我的耳背及粉颈时, 一阵阵触电般酥麻的感觉使我不禁低声呻吟起 来, 同时我亦感到私处开始有分秘涌出…… 他的手开始向下移 掀起我灰色的校裙从内裤的边缘伸入我的私处, 抚摸我的洞 口;那些酥麻的感觉令 我闭起眼睛、全身乏力 软摊在梳化上;在这时诺文已用双手想把我的内裤退下 刹那间那种性爱的强烈 需要和无比的罪恶感在我脑海中争斗 虽然我已把诺文当作自己的未来丈夫但我 绝对不希望在这样的情 况下失去贞操。 这时我睁眼一看,看到诺文已赤裸下身, 阳具已经勃起来并把那话儿靠向我的大 腿间想作进一步的行 动;可能由于我还是个处女, 所以这不禁令我心寒起来也唤回我的理智…… 我把诺文的手狠狠的拨开, 匆匆起身并冲入洗手间。 在洗手间内我用卫生纸清洁干净充满分秘物的下体, 整理好衣服并用自来水洗过 了面,情绪已平伏了许 多。 我开门步出洗手间,看到诺文也已经穿回衣服, 并低下头步向我 满面歉意的对我 说: 「对不起, 我一时 冲动几乎做错事……」 我并没有对他作出任何回应 只叫他开门给我离开;诺文在极不愿意下把大门打 开 我便急步地离开他的 家。 其实我的心里并没有责怪诺文,我只怕再在那里逗留会做错事, 所以才匆匆离开。 我在屋村附近漫无目的地行了半个钟,心内仍思索刚刚所发生的事, 突然有一个人 从阴暗的楼梯跳出来 从后用小刀指着我的背, 推我步入楼梯口的一间垃圾房之后那人突然从我身后捉 着我把我推落地上。 我发觉房内亮着一盏灯泡,而在我身旁的地上有一张破旧的床褥, 这时我已吓得全 身震颤起来;那男人不 慌不忙地把垃圾房门关掉锁上 然后转身把我按在床褥上对我上下其手。 我出尽全力去反抗,但试问我一个女孩子又怎可以和男人斗力呢! 那色狼好快就把我制服了, 他一手捉着我的校服恤衫用力一扯恤衫的衫钮即时被 扯脱, 露出内面一个白 色的胸围。 他之后捉着我的双手分开压在地上,趴在我身上乱吻我的颈, 在我的胸围上又吻又 咬不久便用口把胸围 咬烂了, 然后他便用我的胸围把我双手反绑着。 双手被绑之后我已失去反抗能力,那色狼随即揭起我的灰色校裙, 把我白色的内裤 脱下。 我想开口唿救,但那色狠立刻把我的内裤塞入我口?;他把我双腿完全张开, 伸出舌 头去舐我的私处这 时我的心裹已感觉到十分无望, 只是不停的哭…… 过了一会那色狼便脱去裤子, 把他的阳具抽出来;他的阳具虽然不是很长但却 已经勃起来, 但最令我 惊吓的是我在微黄的灯光下发现那色狼的龟头长满了肉疙 显然是患有性病…… 这时我的一颗心怕快要跳出来;而那色狼已跪在我身前把我双脚抬起 我感到他的 阳具已经顶在我的阴道 口外 我不想让那色狼沾污我的身躯我出尽全身的力扭动下身不让他把阳具插入 来, 但试问我一个女孩 子又怎可以和男人斗力呢! 我好快就已经没有气力去作出任何争札 那色狼也趁这时捉紧我的双脚出尽力向 前一顶, 就把那染有性 病病菌的阳具插进了我的处女身体内。 我感到下身好似被撕开似的,子宫传来的剧痛使我痛得眼泪直流, 但那色狼不理会 我的死活他的阳具就 好似打桩机一样在我的阴道?一抽一插, 他在抽插之馀又趴在我身上吻啜我的乳房。 处女之躯被色狼强暴夺去了,这时我放弃反抗, 一边哭一边忍受被强奸…… 不一会他突然将我的身体翻转 要我像母狗一般趴在地上之后捉紧我的屁股, 使 劲的从后将龟头完全插 入了我的子宫尽头 并继续不停地抽插。 「今天是危险期,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 我…不…要怀孕…」事到 如今我也只能这么要求 了。 但那色狼完全不理会我,像发了狂以龟头不断撞击我的小穴, 不一会他便在高潮中 把精液全数射进了我的 子宫深处。 「不要……」 我惨痛的叫着,可惜已经太迟, 那色狼的精液灌满了我的子宫及阴 道多得倒流出来。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不单处女之躯被色狼夺去, 再被色狼以精液灌满我的子宫我 的一生中体内都会有那 色狼污秽的精液, 说不定我会因此怀孕;更令我心胆俱裂的是我会因被这人强奸而 染上性病…… 想到这?我不禁哭了出来 估不我的第一次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 那色狼在我身上泄慾后,还要我用口为他清理那染有我落红的阳具, 在无可奈何之 下我唯有用我的小舌 为他舔干净每分每寸…… 之后他一边穿回衣服, 一边粗俗的对我说: 「我自从下面生癣之后 连鸡都唔肯做 我生意估唔到上到你 咁正, 而且仲系处……」之后他便逃去了。 我的阴道口里不断倒流出黏黏稠稠的精液, 我仍呆呆的坐在染满我处女落红的床褥 上 真不知道怎样再去 面对诺文将来自己又怎样再去面对这可怕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