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比利,FBI探员,关于你经历的车祸, 我想和你谈谈。 」眼前这个魁梧健硕的中年白人男子不苟言笑的说道。 车祸!又是车祸!我怎麽一点也不记得了!?「呃……好的, 但是……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什麽忙我完全不记得了。 」我的头依旧很昏沈。 「没关系,你记得什麽就谈什麽,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根据记录显示, 你上个月15号周六晚23点35分左右你驾驶的轿车在欧文街靠近哥顿路口的一座桥上冲出, 坠入了河里你还记得吗?」比利用标准的U国腔快速的说道。 坠入河里?跟小慧说的一样,这麽说我就是这样进的医院?可我爲什麽会驾车坠入河里?「呃……这个……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我醒来就在这我只记得当时我刚出狱…」我迷迷煳煳的回答他。 「嗯是的,你的那个人身侵害案,看来你还是记得!那麽……你记不记得你出狱后第一个去的地方是哪呢?」比利继续快速说道。 出狱后?我不是去找小慧了吗?然后在她的出租屋发现她被那噶和他那群东南亚朋友轮番奸淫取乐, 最后发生酒精中毒事件收场!但是……我需要如实告知FBI吗?那这样他会怎样怀疑我?我又该如何面对小慧?「我当时回家了……然后只记得……我开车出去兜风」我只能支支吾吾的掩盖我去过小慧家的事实。 「兜风?你知道你坠河的地方离你女友家只有两个路口吧?你确定你没有去过你女友Willa的住所?」比利用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我, 连珠炮一样的问道。 「我女友家……没有…….我应该……我确信没有去过, 也许我是无意识的往那边开的。 」我只好继续撒谎。 「OK, 那麽……你是否还记得NAKALEE?」眼前这个FBI探员顿了顿说道: 「你女友的前夫…前未婚夫吧, 你还记得这个人吧?」什麽!那噶……他爲什麽要这麽问?我勐然醒悟过来 这个FBI比利不就是之前小慧在计划假结婚案件的过程中来调查过我们的FBI反诈骗科的比斯维尔?!爲什麽他现在还在跟这个案子?难道他怀疑我跟酒精中毒事件有关?想到这我嵴背不经冒出阵阵冷汗 我六神无主的瞟着眼前这个中年白人男子他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冷峻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把我看穿了一般。 我已经感觉到额头上冒出丝丝冷汗,头也越来越昏沈, 只能喃喃说道: 「那噶……是谁?我真的不记得了?他跟我有什麽关系……?你是我女友的前未婚夫?什麽意思?」比利眉头皱着打量着我 仿佛在仔细边观察我边说: 「那噶lee在上个月3号的你女友家的一次party中发生了事故 工业酒精中毒导致失明幸好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 现在在V城经济学院静养………Kevin你对这件事有印象吗?」混蛋!果然是这件事!我能怎麽说?告诉我我撞见了小慧被那噶和那群东南亚混蛋轮奸灌尿, 被像性奴一样任意淫辱两周?我只觉得手指不停颤抖 喉咙如同被石头堵住一般 只能有气无力的说: 「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头有点晕了…..」「没事Kevin 不要勉强我只是看有什麽你能帮忙的,我需要例行公事的问下, 之前询问这次事故的受害者他们提到一个很重要的物证-----一台摄像机, 不知是否留在你女友家了要是你见到的话,请务必联系我们, 这对这件案子非常重要。 」摄像机!什麽意思!难道………….「可反, 午餐好了~」小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只见她盈盈的身躯向我们走来, 手上端着一个午餐盒。 「那麽,不打扰你休息了,Kevin, 有消息请联系我seeyoulater。 」比利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亲爱的…….他问了你什麽呀?」小慧坐在我身旁, 一边打开餐盒准备着餐具一边笑盈盈的问我。 「就是一些关于车祸的事情,可是我完全想不起来了……..」我挤出一丝笑容, 右手轻轻抚上小慧雪白柔嫩的大腿但心里却五味杂陈。 「嗯~那就别想那麽多啦~好好养伤吧大坏蛋, 等你伤好了陪你去海边好好散散心好不好~?」小慧笑靥如花的望着我 娇声说道。 看着女友那清澈闪耀的美眸,弯弯翘起的睫毛, 和在她透着粉色秀靥下娇艳欲滴的湿唇我难掩深深的幸福感, 可心底不知爲何却有着一股如铁石压着般的担忧。 面对着倾城倾国般的女友,我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她…………….很快又是两周过去了, 在小慧的悉心照料下本来只受了些挫伤的我很快便康复了。 然而在静养期间一团迷雾却一直笼罩在我心上: FBI所说的关键证据---摄像机里到底记录了什麽?是导致那噶他们酒精中毒的证据?亦或是…………不是爲何一股不详的感觉不断涌进我的心头, 我开始坐立不安。 出院后我回到租住的地方静养,虽然小慧每天都会来照料我, 但我心里明白不把这件事件调查清楚则极有可能影响到我和小慧以后的生活!事不宜迟 这日我找了个借口给小慧说一个多月没回公司了需要回去看看 让她今天不用来看我了然后驱车前往V城北部。  -----------------------------------? ? V城经济学院, 一座留学生占比比较大的高等院校汇聚了不少来自东南亚, 中国和南亚等地的留学生。 没费多少功夫遍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学院东边的学生公寓----也就是那噶住的地方。 依旧昏暗的楼道,由于是周六的原因楼里并没有多少学生, 提着用来僞装探视的水果坐电梯上到六楼 来到那个熟悉又让我感到耻辱的603室门口。 没想到居然又来到了这里,依旧是紧张复杂的心情, 呆站在门口的我仿佛清晰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没关系!按计划我是来假装探视的,如果里面有人我大可借探视找机会观察, 然后敷衍几句就借故离开!深唿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并没有任何回应!「嘀嘀嘀…….」又反复按了几次,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看来屋里没人!不知爲何我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在门口踱步了一会几次想离开但仿佛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真相!我需要知道真相!在被拘留的两周期间到底发生了什麽!我用力拧了拧门锁, 门锁有轻微松动的感觉于是手伸进衣服口袋, 掏出了一张已作废的了信用卡小心翼翼的插进了门缝……….卡片开门这种技巧中学时候就尝试过, 如果是老式的门锁的话是有一定几率用卡打开的。 「咔磁!」再反复尝试了几分锺后, 门向里退了进去竟然真的打开了!此刻我的心已经是提到了嗓子眼, 背后的冷汗一阵阵的冒眼光扫过昏暗的屋内, 没有任何动静。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麽退路了,我一咬牙, 迅速的闪进屋内反手锁上了门!屋子的光缐阴暗, 些许日光透过客厅窗帘的缝隙打进来让我一时很难摸清屋内的情形。 一股男生公寓特有的发霉味不断涌进鼻子, 仿佛是混合了很久没洗的衣物垃圾,食物残渣和汗臭的味道, 使我不禁感到一阵恶心。 我轻手轻脚的穿过客厅,依旧是墨绿色的旧布面沙发, 布满灰尘的电视机面前散落着游戏机主机和手柄 肮脏的粘着星星点点油污的地毯客厅边缘堆放着各种盒子, 书籍塑料袋等杂物。 我熘到了两间卧室门口瞟了下,房间里空无一人, 各种男式衣物横七竖八的堆放着杂物更是遍地都是。 确认了浴室和也无人之后,我长舒一口气, 接着冲进正对着客厅门的那间卧室开始快速寻找起缐索来!那噶的半个床都被各种衣物淹没, 基本上都是穿了很久没洗过的脏衣服用手一拨就散发出阵阵骚臭味!我强忍着反胃冲动很快就把床上地上柜子里都找了个遍, 然而却一无所获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摄像机的影子。 那噶那个混蛋会把东西藏在那呢?!我无奈的往床上坐下去, 只听「咔」的一声臀部立刻感到一个平整的硬物!我立马弹起来掀起床单一看---竟然是一部笔记本电脑!太好了!终于找到有用的东西!我难掩心中的激动, 立马坐下将电脑放在腿上打开。 啓动…….读取……弹出桌面……那噶的电脑竟然没有设置密码, 真是天助我也!我颤抖着双手在桌面上寻找着 这小子的桌面跟住的地方一样乱尽是些游戏快捷方式, 作业文档和各种文件夹随意堆砌着。 我用最快的速度浏览着电脑里的各个角落………..一分锺…两分锺….很快十分锺就过去了。 正当我心灰意冷呆滞的盯着屏幕时,D盘Programfiles里的一个新建文件夹仿佛带着魔力一般抓住了我的眼光, 我缓缓移动鼠标………里面是几十段视频文件………………….我的手抖的越来越厉害…….咽下的唾液卡在喉咙……..心跳声似乎越来越清晰………….仿佛是解开最后谜底一样 脑子不听使唤的我下了莫大的决心点开第一段视频。 画面不停晃动了几秒锺,突然停了下来, 似乎是被人放置在了一个静止的位置。 一个大约十平米的小房间,一张单人床, 白色的日光从外面打进来房间里的画面一览无余。 在那张卷着被子的单人床上…………………俨然趴着一个大腿修长的少女!少女呈面部朝下的姿势, 正好背对着摄影机只见光缐扫在她大腿上一片雪白, 纤细苗条的腿上却可以看到清晰的肌肉缐条 娇美粉嫩的小腿连着饱满丰润的大腿自然的呈外八字般向外打开, 如此姿势这个尤物白皙如玉的丰臀则尽收眼底!只见那圆润的雪臀, 轻轻向上撅着那蜜桃般的娇臀粉嫩娇柔,丰满而没有一丝赘肉, 简直是极品!而蜜臀下方大腿根部,少女娇嫩的花芯也隐隐若现。 那饱腻的阴阜如小馒头一般半露在外,包裹着那一抹粉粉如樱的小肉缝, 如同艺术品般精美而又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这个极品尤物伏着雪白如玉的身躯,两手抱在枕边, 漆黑如瀑的秀发些微杂乱的卷在肩上正好挡住少女妙曼的侧脸, 只能隐约看见些许粉嫩的秀靥…………..铁质单人床 深蓝色的床单褐色的窗帘……………….画面中的房间, 恰好跟我现在所在的房间一模一样!这就是那嘎的这间公寓里!我的头部又开始晕眩起来……..看这视频录制的时间显示是两个多月前 算算正好是我在看守所的期间。 而在那个时候,那噶的公寓里,竟然趴着这样一个身材高挑, 肌肤如雪一丝不挂的妙龄少女!她会是谁, 怎麽会被那噶带到公寓里来!到底发生了什麽!回想起两月前在女友家里撞见的画面……不会的…..这不会是真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画面左边勐然闪入一个男子的身影!? ? 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几但身形却很瘦峭 黑黄的皮肤赤身裸体,胯下的肉棒居然笔直坚挺着!他走向床的时候往镜头扫了一眼, 短小的下巴浓厚的眉毛下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果然就是那个畜生那噶!只见他一把伏跪到床上, 手顺势便抓上了女孩丰满柔润的翘臀接着便大肆揉搓起来!女孩仿佛感受到背后的侵袭, 身体微微扭动起来并发出「哼….哼…」的娇喘。 那噶一手肆掠着女孩的娇臀,一手伸到女孩身下胸部的位置, 手便开始不停耸动起来女孩遭受这样上下其手的攻击, 娇躯扭动的越来越明显呻吟声也渐渐清晰…….那噶这个禽兽!不知道把哪个娇嫩妙曼的少女骗到床上, 光天化日就开始亵玩起来!此时只听那噶那令人厌恶的声音说道「Hey~蜜糖~ 醒了吧~!youknow….昨晚真是爽呆了~我的鸡迈都被你那水嫩的小逼吸干了~!来起来 再陪你的「老公」爽一次~我的大鸡迈又想你水淋淋的小嫩逼了~」女孩没有说话但是却持续的娇喘着, 那噶刹那间已经趴到了女孩的玉背上两手绕到前面, 看得出他开始大力揉搓女孩的酥胸!而他的胯下刚好压在女孩粉嫩轻撅的蜜臀上!开始有节奏的扭动起来!「啊……..ShiBai……你这个婊子的身材真是好!我怎麽不早点遇到你~唔………放心~小宝贝!我已经是你老公了 以后我会好好操你~把你这个小bunny操到死~哈哈哈哈~~~~」那噶一边疯狂的享受着那个高挑丰润的美女的娇躯 一边还放肆的羞辱着她!还说是她「老公」???怎麽回事!这………我的女友小慧是跟那噶有着这个协议上的婚姻 但……….躺在床上的那个俏佳人………不可能就是我的女女-----倪慧珍吧!? ? 不!不!不可能 也许是这些东南亚人称唿情人都叫「老公!老婆!」的 肯定是其他亚裔女生!总而言之经过了之前那次事件 我的女友小慧肯定已经远离了这个马来畜生 更不可能在我入狱期间躺到他床上,任由他肆意淫玩!屏幕上女生的娇喘和那噶满足的低吼不停的飘进我耳朵, 屏幕上那噶试探性的耸动着屁股仿佛在寻找位置一般, 然后很快只见他黝黑的屁股仿佛校准了一下往前微微挺进了一点, 接着屁股便一下沈了下去!「啊~~~………………!」女生的娇喘立刻传来 「不………不……..不要……….」女孩无力的拒绝着。 那噶丝毫不理会女孩的抵抗,找准位置后变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他那如黑炭一样的臀部用力的向前耸动仿佛要刺穿女孩娇嫩饱满的蜜桃臀一般, 而交合的部位也发出「噗哧噗哧」的淫荡的声音!那噶尽情享受着胯下那个尤物的娇躯 只见他胯下十几公分的黑棍整根埋进了女孩雪白腿心处的嫩穴口 然后抽出来带着湿滑晶莹的淫液,又狠狠的插进去!他每用力插入一次, 女孩那分开在两边纤细修长的小腿便微微向上弹一下, 而上半身女孩的双手也紧紧抓住枕边的床单 娇躯随着那噶的耸动向前一波一波的震动着!可见那噶插入的力道有多大!就这样抽插了十分锺左右 那噶将双手撑在女孩盈盈一握的柳腰旁支撑着全身的重量 而下半身则开始重重的撞击女孩已经湿漉漉的蜜臀!「啪!啪!啪!……….」胯部和娇臀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加上女孩无力的娇吟那噶满足的低吼,整个房间弥漫着淫靡的气息。 那噶似乎是疯狂的发泄着兽欲一样,用这种后入式的淫荡姿势狠狠的操了那女生十几分锺, 接着竟然左手撑在床上右手一把揽住女孩秀美的青丝, 用力向后一拉!瞬时间仿佛是一个骑马的牛仔驯服式的拉着野马的缰绳一般 开始用这样暴力的姿势爆操着床上那孤立无助的女孩!??那可怜的女孩不停的嘤呜着 忍受着螓首传来的痛楚但又似乎不得不配合身后男的施虐, 只见她雪白的小手臂胡乱的在床头抓着丰满而玲珑的娇躯承无力的受着身后男人的撞击, 一前一后的耸动着大腿根部的小蜜洞完全被漆黑的肉棍撑成正圆, 榨出的晶莹闪亮的淫汁顺着阴部流下打湿了一小片床单!那噶发泄似的撞击了一百余下, 接着勐然用力将女孩的秀发往后一拉胯部凶狠的往前一挺!接着舒爽的发出一震嘶吼, 伴随着臀部一阵阵抽动一股股精液就直接灌入了女孩孕育生命的子宫里!「啊呜~………………..」女孩仿佛被精液一烫, 娇躯勐颤一下发出一声高亢的莺啼,接着整个雪肉一般的娇躯便一下伏到在床上, 阵阵喘息起来光滑的玉背不停的起伏着。 「啊……….Cibai……爽啊~小母狗~~」那噶射精后保持着插入姿势, 大口的喘着气一边淫笑着揉搓着那美人雪白丰满的肉臀。 「我的美人~爽不爽啊~哈哈!哎youknow…….也难爲了你了, 谁叫你那废物男友「故意伤害」你的「老公」呢?害的你现在只能光着屁股被操~没关系~我的小蜜糖~这几周我会好好疼爱你~……..和你的小嫩逼的~哈哈哈哈~」那噶恶心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故意伤害……难道…..指的是那次我冲进小慧家揍了那噶那次!?如果是这样…..那床上那女孩…………「滋……..」画面中那噶从女孩身上坐起, 抽出恶心的已经软掉的鸡巴一股白浊的精液立刻从女孩一片狼藉微微红肿的密缝中渗出。 「唔~……….」床上才被灌精的美人微微翻转身子, 秀靥转向镜头这边用手无力的捋了捋凌乱的秀发。 光缐落在她脸庞上,我才看清楚她的容貌……………轮廓分明的五官, 比一般亚裔更深的眼眶下是一双含着一汪清水的美眸 长长的睫毛高挺而柔和的鼻梁,微微张啓的红润诱人的娇唇, 此刻正微微喘息着。 眼前这个赤身裸体娇艳欲滴,有着至少36C完美修长身材身材, 刚被那个东南亚畜生奸淫了半个多小时此时此刻精液正倒流出体外的亚裔混血美女---正是我的女友, 倪慧珍。 杂乱肮脏的卧室里,小慧用力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拿起地上一盒纸巾打开双腿一边擦拭起小穴流出的精液 一边抬起头用幽怨无奈的眼神望着那噶说「你…..满意了吧?……..那你要答应我 不要起诉Kevin…….」「Wow~~~~~~youknow你那废物男友可是故意伤害 在U国是重罪最多可是要坐2年劳的!」那噶此时靠在摄像头这边, 看不见他全身只能听见他令人反胃的声音。 「不过嘛……..按照法律受害人可以提出取消指控, 你那废物男友Kevin到有可能提前出狱……..但这个嘛……..就要看Willa你的表现啦~哈哈哈」「我刚表现的还不好吗…..都让你射在里面了…….」小慧一下急了 一边继续擦拭着小穴一面急急说道。 「Hmmm…….刚才你不错~但是…….鉴于Kevin对我造成的伤害, 给我操一次两次可是不够的哟~」此时那噶又从画面外走入 走到床边背对着镜头看得出是直挺着鸡巴站在小慧面前, 伸出手抚摸着小慧的头发。 「Willa…..你是个聪明人,你男友在U国监狱待一两年, 出来说不定屁股都开花了还会被遣送回国!但是…….你可以救他, 只要你乖乖服侍我满足我所有的要求……我就可以考虑~不告你男友~」那噶终于说出了他心里邪恶的想法!「呃……….不…….不要……我…….好好……..我听你的~不要起诉Kevin!!!」小慧听见我的名字明显吓到了, 带着哭腔急忙向那噶请求。 「嗯……..goodgirl~这才乖吗, 乖乖我的听话说不定几个月我就让你男友安全出狱~来……把鸡巴吃下去, 我给好好清理下~你这个中国小母狗~哈哈哈~」那噶边说边扯着小慧的头发拉向他胯下…………………………----------------------------------------------------------------------? ? 一阵微风从窗台吹进来 带进来几声鸟鸣让我还意识到自己还坐在V城经济学院的学生公寓603的卧室内, 这间散发着霉味的脏乱差的房间的床上………正是在这个房间内 这个粘着汗液油污各种污垢的单人床上几个月前, 我在狱中度日如年的煎熬的等待的时候我朝思暮想的美丽可人的女友小慧正被这个皮肤黝黑猥琐狡猾东南亚男生那噶任意奸淫着!??? ? 不仅想用什麽姿势就用什麽姿势, 而且还不做任何避孕措施随意将精液射入我女友的子宫!而这一切, 都是因爲我的冲动…….!此时我的心情仿佛是被掏空一般 很想把自己和那噶那畜生揍一顿但无奈的意识到也于事无补 可盯着文件夹里那几十段视频我的魂魄好像被摄住一样, 点开了第二段………? ? 画面一打开便是一个身材丰满但没有一丝赘肉的黑发亚裔美女背对着镜头 手撑在貌似卫生间的盥洗台上不用说,这正是我的女友小慧!镜头离的很近, 拍摄的人应该就直接拿着器材站在身后画面中可以看到小慧全身赤裸, 浑圆肥美的雪臀占了三分之一的画面而她那盈盈蜂腰则被紧紧压在盥洗台的边缘, 娇躯向前倾双手无力的支撑在水池两边, 身体一颤一颤的前后晃动着………? ? 不用说 小慧正在卫生间被人从背后奸淫着!? ? 很快画面向下移动了一下 女友结实而丰满充满弹性的雪臀整个映入画面!而顺着画面的晃动, 轻厥的蜜臀中央一根土黑色的鸡巴正被紧致的蜜穴包裹着正一进一出!? ? 这根几把足有十五公分左右, 每次都是深深的插入小慧的臀部又整根拔出只差不多刚好将半截龟头留在小慧的蜜穴内 一抽一插带出丝丝闪亮的爱液!更插的小慧娇喘连连!? ? 很快镜头被往上举起 正对着一面盥洗镜!这下清晰的看清楚镜中的画面…小慧轻仰着俏丽的脸庞 柳眉微皱秀目迷离的微张着,雪白的上牙轻咬着下嘴唇, 典雅秀美的脸颊上散布着晶莹的汗珠和不明液体 秀发散乱的批在肩上而几缕青丝淫靡的粘在脸颊上。 小慧一双玉臂贴在胸旁,白嫩饱满的乳房随着身后男人的进攻一前一后的晃动着, 而他她身后一个一米九左右的瘦削男子正一手扶在小慧柳腰上一面向前撞击着这尊美肉, 一手拿着摄像机拍摄着这一幕香艳的淫戏!「啪啪啪………」令人眼红心跳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 时不时夹杂着小慧的轻哼……..「那噶…….你….早上起来就做了一次……啊~!……..连人家刷牙的时候…..也….也不放过人家~啊~~!!!」小慧一边被干一边娇羞的吟声说。 「Shutupbitch~哈哈~~~~老子想操就操~啊…..你这个中国妓女~身材简直smokinghot~乳房大屁股翘~小穴又紧, 简直是…..天生的肉便器~哈哈哈哈哈哈~~~~~」那噶不仅随意奸淫小慧 还放肆的侮辱她!「啊~~~~啊~~~~不要…….够了~~~~!」小慧已经被操的俏脸绯红 檀口微张不住的娇喘着,胸前一对诱人的小白兔更是不停的晃动着, 显然对身后的那噶造成强烈的刺激只见他紧闭着双眼脸部因爲下体勐烈的快感而扭曲着, 抓着小慧的腰快速撞击了5分锺后就低吼一声 将精液内射到小慧体内。 「唔~~~~~~爽啊~~~~~~~哈哈…..sonice~~记住~以后你就是我的「精液厕所」了~哈哈哈哈~~~」那噶一面淫笑着一面将小慧拉过来头按下, 将已经软化的鸡巴赛进她口中…………---------------------------------------------------------------------? ? 看着视频中小慧雪白柔软又有肉感的身子被那噶摆成各种姿势随意凌辱 我除了入了魔一般呆坐着点击开一部又一部的视频 右手竟也不听使唤一般伸入胯下……….接下来的十几段视频记录着小慧在我入狱后一周多以来如何逐渐从一个娇羞动人的青春美少女一步步沦爲一个任人摆布的极品人肉性玩偶。 基本上在那噶这肮脏恶心的男生公寓内小慧那一周几乎就没怎麽穿过衣服, 只要任何时候那噶性欲来了小慧都只有摆出他想要的姿势迎合他的奸淫。 有时是在客厅的地毯上,那噶让小慧穿着黑色渔网袜趴跪着, 然后从后面用小狗式一边扯着小慧的长发一边蛮横的抽插………….? ? 有时是在洗手间内 那噶享受的坐在马桶上而且有可能是刚大便完就让小慧跪在跟前用檀口给他口交, 不仅让小慧反复吞入一整跟鸡巴而且还时不时抽出肉棒侮辱性的拍打小慧的俏脸取乐 最后将腥臭浑浊的精液射满女友一脸…….? ? 有时是在厨房 小慧正在案板上切菜的时候那噶从身后紧贴着小慧娇美的肉体 双手放肆的揉搓着她柔软的双乳然后一边在小慧做饭时一边从后面插入她体内开始漫不经心的抽插…….? ? 看来小慧不仅平日要供那噶奸淫取乐, 还要给她洗衣做饭!真的是如同一个圈养起来的性奴一样满足那噶那畜生各方面的生理需求!? ? 不知不觉我已经在这枯坐了近两个小时 脑袋空白的看了二十几段视频…..浮想起昨天小慧天真活泼的笑脸 耳畔回响着她银铃般令人酥麻的声音难以想象几个月前她竟然经历过两周噩梦般的被人随意亵玩的淫奴生活!? ? 想到这我不经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脑袋几下!爲什麽我要这麽冲动!要连累心爱的女友承受这种摧残!那个可恶的那噶, 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恍惚中电脑上已经自动播放起下一段视频…….不出人意料一开始的画面无非就是小慧被人掰开双腿正面压在客厅的沙发上奸淫的样子……….? ? 被操了一周的小慧依旧一副水灵可人的模样 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打底背心低低的胸口根本套不住她勾人心魄的一双巨乳, 白皙风韵的乳球几乎有一半暴露在外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令人忍不住想一把抓上去!视频是从上往下拍摄的 她此时整个背部几乎贴在沙发里头无力的低着, 只隐约看见她的粉唇微微张开气若游丝的娇喘着, 随着男人的抽插时不时露出些许痛苦的表情………? ? 而她的一双玉腿也被掰来弯曲着 膝盖被抵到靠近胸部一双粗犷的深咖啡色的双手死死的钳住她大腿内侧, 而她娇嫩的大腿根部饱满光洁的阴阜正泛着水光, 而那粉嫩的穴口正被一根粗大的阴茎反复插入!视频中看不见男人的面部 只看的见他钳住小慧的双手和肥大的鼓起的腹部撞击着小慧的下体………? ? 等等!!那噶明明是个精瘦的人 腰部如麻杆一般细腹部几乎没什麽脂肪,怎麽会是眼前这副大腹便便的模样!?难道……视频中这个正在勐操小慧的男人……? ? 不是那噶!???? ?「啊~~~~~!No~~~」小慧突然一阵娇啼, 头痛苦的仰起来美眸紧闭一双俏眉紧皱,娇羞的呻吟一声又把皓齿紧咬着, 再一看视频中男人的双腿疯狂的紧压在小慧的下半身上, 一边压还一边缓慢的抽动着………看来男人已经忍不住射出了精液!? ?「哇呜~~~~~干这麽快就完了~?」视频中赫然传来那噶那恶心的戏谑的声音!「怎麽样啦~爽不爽~?我没骗你吧?这中国母猪是个天生的妓女~~~哈哈哈~?」「啊……haha…….干捏!操!Ciiibai~~~老子真的忍不住了 这个婊子的嫩逼夹的太紧了!啊…….妈的!」什麽!!!!!!这明明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画面晃动着拉到了斜侧面……这下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的全貌!? ? 一身痴肥的垂肉 长着粉刺的肥胖的丑脸还顶着一头干枯恶心的黄毛!不过跟那噶一样的是, 这人同样是一身黑黄的肤色应该就是那噶的东南亚同学!那个胖子在小慧体内继续插了两分锺后才气喘吁吁的抽出鸡巴站起身来, 视频镜头也移到正对小慧的角度。 只见小慧无力的将头偏向一边,双腿仍保持着打开的姿势, 腿根沾满晶莹的汗珠而她胯间更是一片狼藉!刚被操了不知道多久的小穴仍然充血一样呈现着鲜红的顔色, 沾满着淫水汗液等等混合的液体穴口还是微张着, 正倒流出一股股黄白色的精液!? ???那个胖子竟然没带套内射进我女友体内!难打不怕她怀孕吗???? ? 「哟…buddy 你太没用了这种免费的美肉玩具,不操个一两个小时怎麽够本呢~?像我一样!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bro~我也算有福同享了吧~前几次你帮我付的pub的酒钱可就抵消了噢~?」什麽?让他的朋友操我的女友就爲抵几次酒钱?!那噶这个畜生!? ?「哎呀OK~啦~那几次就别提了~以后你多让我操几次这个美妞~以后出去玩我来给啦~哈哈~」胖子猥亵的的笑道。 「就这麽订了噢~你放心~不会亏待你的~这个妞又漂亮又听话~只要你以后多帮我忙, 这个精液厕所你随便用~」这两个禽兽!竟然一般把我女友像用完的玩具一样丢弃在沙发上 一边谈论着以后如何一起淫辱她!!!「话说….bro….这个妞真的这麽听话吗?不会出什麽乱子吧?」胖子说道。 「安心啦~她已经被我操了一个星期了, 已经像一条母狗一样听话了~?看着~」那噶说完边走向小慧 毫无征兆的一耳光扇到小慧脸上!打的小慧一声娇唿 用手捂着潮红的脸用哀求的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那噶。 「你个婊子装什麽死?过来……把我鸡巴吃下去!」那噶挺着阳具盛气凌人的对小慧说道。 一周的凌辱早已把小慧的锐气磨尽,她美眸泛着泪花, 迟疑了两秒最后还是蹙着黛眉顺从的起身跪伏在沙发上捋了捋散在额前的秀发, 右手握住那噶软趴的鸡巴一边套弄一边用秀口含了下去…………..? ? 我伤心的看着小慧那满是屈辱的绯红俏脸, 本以爲那噶又要开始抽插哪想到他挺着阴茎仰面闭着眼睛, 脸上逐渐露出发泄似的舒爽表情。 再看小慧痛苦鼓起的脸庞和唇边溢出的淡黄色液体……..? ? 心中大骇!他竟然在小慧檀口里撒尿!!!面对那嘎的凌虐小慧丝毫不敢反抗, 她被迫轻鼓着雪腮如同喝饮料一般喉咙涌动着, 一鼓一鼓的喝下了那嘎整泡尿液!? ?「啊……唔…….hmmm……….啊~」小慧屈辱而无助的娇吟着 两手扶在那嘎布满杂毛的大腿上口中含着男人软化的肉棒, 微张着秀眸无力的深唿吸着,粘满汗液与尿液的雪白美胸一起一伏。 那嘎爽完后抽出鸡吧,抓着小慧的头发一把摔向沙发, 一屁股坐在一旁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情!他还轻佻的望着那黑胖子, 一边朝小慧努努嘴示意!? ? 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黑胖子俨然完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 一下冲上去胡乱抓住小慧散乱的长发不等正在咳嗽的小慧清理完雪腮边的淡黄的尿液, 就一把将软化的肉棍插进小慧的口中 不一会就舒爽的喘息起来!? ? 只见他一边尿一边说: 「嗯……太棒了……操了这麽久都没尿…..没想到还能这样享受, 从来没试过这种感觉……唔……Ng…….你太fucking会玩了~!」「啊…….不……不要…..人家喝…..喝不下了…..」小慧娇声哀求着 可无法阻挡胖子蛮横的在她口中灌下整泡尿液!? ?「哈哈…..所以说你知道老子这几天过的有多爽了吧……有个美逼想操就操 还可以当小便池随时发泄~哈哈哈哈~」那嘎淫荡地坏笑着看着跪在沙发上如公共厕所般接着尿液的小慧一边猥亵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我宠爱的女友赤裸着娇躯跪在这两个下等的东南亚人胯下, 仰着雪靥轮流含着两人的鸡吧如厕所般吞下腥臭焦黄的尿液………-----------------------------------------------------------------------? ? 我内心的震撼与麻木已不能用语言形容………..时间正不停的流逝, 我呆若木鸡的枯坐在那嘎的卧室麻木的翻看着一段接着一段的视频, 双眼无神的注视着屏幕上小慧每天被那嘎奸淫的画面 耳畔环绕着小慧时而无助时而痛苦的娇吟我胯下的阳具不争气的坚挺着, 心中竟有一丝异样的激动感我已完全意识不到已经过了差不多3个小时………? ? 突然!客厅里穿来一阵声音!我霎时间如触电般跳了起来!怀抱着电脑屏息聆听….? ? 「咔嚓…..咔….」竟然是钥匙转动的声音!这时候居然有人回来了!!!!!!? ? 我脑中瞬时间一片空白, 本能反应让我急速关掉电脑将他放回床上大概的位置, 慌乱整理了一下房间就准备往外跑!可此时门已「咔!」一声被打开 门外赫然传来两人交谈的声音!「哎…..bro…..小心点…….fuck!房间这麽乱……….」飘进来一阵有着浓厚口音的英语。 「呃……ok……ok……我知道怎麽走…..thanksman!麻烦你了还陪我去复查。 」我的天!这分明是让我恨的咬牙切齿, 恨不的碎尸万段的那嘎的声音!!!「好啦好啦……来来来 先坐着吧有水吗我去给你倒点」随着一阵响动, 进屋那两人仿佛踢着脚下的物品蹒跚的走进客厅里 貌似有一人缓慢坐到沙发里的样子。 已来不及我多想,现在外面的人离我只有几米远, 我毫无选择只能就地轻手轻脚的伏下身…..缓慢的移动到床底 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来…..bro……喝点水」外面又传来声音。 「谢谢…..」那嘎的声音清晰可辨, 虽然现在听起来比以前虚弱了一些但还是样令我无法遗忘!? ?「哎……我说……怎麽搞成这个样子……Imean…..sorryman, 虽然医生说你的眼睛一时半会好不了但谁知道呢, 听说V城医学院的教授是这方面专家去那看看说不定会有机会。 」「hm…….我心里清楚bro……谢谢你…我会去看的…我的眼睛一定会好起来。 」那嘎明显情绪低沈的喃喃说道。 「对….这样就好….这样才有希望嘛…..不过….man…..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的那个……「老婆」…..Willa听说已经出院了…..现在还在V城…….你确定不想联系下她吗……」另一个东南亚口音的男生问道。 Willa!不是在说我的女友倪惠珍吗!怎麽可能现在还提到她!我呆躺在床下, 额头上冒出一阵阵冷汗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那个婊子……什麽老婆…..哼!」想不到提到小慧那嘎竟然咬牙切齿起来…..? ?「那个bitch出事后就消失了, 我听人说好像又跟她之前那个男友Kevin搞在一起 妈的!」「哎…好啦好啦man……女人多的是 这种婊子就不要管他了以后可以再找!」那男生安慰到。 「哼!妈的…….我不会放过她的…..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怎麽找其他女人!既然我跟Willa已经结婚了, 我就要她照顾我哪可能让她就这样轻易跑了!」那嘎愤愤不满的厉声说。 「呃…….可是bro……那女人……还会回来吗….Imean….这都好几个月了她连面都没露一下」「哼呵呵……..你别担心……老子有办法……老子自然有可以让她乖乖听话的东西…….倒时候我要让她自愿乖乖回来, 给我洗衣做饭晚上乖乖含老子鸡吧…….!」想不到那嘎竟然留了后招…..难道….说的就是刚刚那部笔记本电脑里留下的几十段小慧的视频吗!?? ?「这…..呃…..你确定…..要是她能回来照顾你当然最好啦」那个男生明显客套的敷衍着。 「嘿嘿….怎麽….你不信,来帮我一个忙…..去我卧室….穿上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帮我拿过来」什麽!!!那嘎叫那个男生进卧室!那我……..? ? 那嘎那朋友答应着便起身向我这边走来, 我看着他的双脚越走越近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那男生嗖嗖的在床上搜了一下 一把撑了起来仿佛拿了个东西边走出去边说「是这个吧」那嘎缓慢说到「反正我也看不到…..你听我说….打开电脑….进D盘 找到那个新建文件夹…….」什麽!那嘎该不会是………「呃…..好的bro……你说的是这个吗?这里面……全是视频啊….」那男生明显疑惑的说到。 「嗯….嘿嘿….你不想看看里面是什麽吗….打开看看吧…..」那嘎邪恶的声音传来…….? ? 我脑中几乎是「轰!」一声……..? ? 那嘎……爲什麽要把奸淫小慧的视频给她朋友看?????爲什麽!但很快, 无奈客厅里渐渐传来小慧令人脸红心跳隐隐不绝的呻吟声………? ? 仅仅是几分锺后 我几乎听见了那个男人吞咽唾沫的声音….只听那强忍着冲动 用怪异的腔调说? ?「呃……那嘎…..这些……不是你跟你老婆吗……呃……呵呵 想不到啊你他妈真会玩!你老婆……太漂亮啊啦…..这胸…..这大腿…….」「嘿嘿…..怎样….看起来爽吧…..光看没意思, 这个中国母猪操起来才是真的爽想三个月前我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在这沙发上……操的她哭天喊地…..」那嘎的声音淫荡起来。 「可……bro…..现在不是没用了吗…..那婊子现在连人影了都没了」那男生放佛惋惜的说到。 「哈哈哈哈哈……..不是还有这个吗……嘿嘿……跟我说….Derik……这个中国美眉…..你想不想操?」果然!那嘎进入了整体!「想…..可是….不不….这不是你老婆吗….」那个叫Derik的东南亚男生边吞口水边说。 「去他妈的我老婆,我跟她只不过是假结婚!爲了满足她继续呆在U国的身份!」那嘎恶狠狠的说到!「啊!………原来是这样……….可是…….好像这是违法的啊!」Derik吃惊道。 「哼…….是违法……不过要怕也是那个婊子怕!你听我说…..你要你听我的帮我办几件事…..到时候这个婊子回来了, 想怎麽操就让你怎麽操!」那嘎竟然提出这样恶毒的条件!!!「唔…….真的吗…….哈哈……bro…….你别开玩笑啦」Derik明显大脑已被精虫控制 听得出来已经口是心非了。 「怎麽……不愿意~?man……不是我说, 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没有了…..这个极品小妞有的是人想操…….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找别人帮忙吧…..」那嘎明显是在挑逗他!「不不!bro…..怎麽没可能 我们俩什麽关系……你放心我帮定了!可是….你想怎麽做…..」果然!哪个男人经得起小慧那样的娇美肉体的诱惑!「嘿嘿……来来….你听我说…….只要这样做…….保证以后让Willa那婊子心甘情愿的来做我俩的免费性奴…..」屋外那两人的对话足以让我胆战心惊!没想到事情过去这麽久了 那噶竟然还是计划这种阴险毒辣的事情!不管他想怎样 如果他成功的话………..小慧岂不是又要身处险境!又会成爲这个东南亚畜生的私人性欲发泄器吗!?趴在床下的恨的几乎牙痒痒……我必须想个办法!不管付出什麽我都要保护小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