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亮,但是筱雯,一夜未合眼,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筱雯芳龄廿二,姣好的脸蛋因为病魔的折磨,已经消瘦到不成人形,因为家族的遗传,让她生下来就有萎缩症,未发病时,跟一般人一样并无异状,但发起病来,全身会慢慢萎缩,直到机能都退化,而心肺衰弱而死!筱雯成长过程中是很健康的,也未有异状,让父亲放心不少,因为筱雯的母亲就是因为此症,不到四十岁就撒手人寰,谁料!命运捉弄人,筱雯廿那年,上完体育课后,突然就发病了,直到今天……。筱雯本来有交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但!久病无孝子,更何况只是对小情侣呢?自然而然的,就慢慢疏远筱雯了,筱雯也懂为什么,只是心里没办法承受如此的打击,刚开始,日日以泪洗面,后来也慢慢麻痹,但也始终没有笑容出现过。「你要吃水果吗?」筱雯的父亲细心的削好苹果,问着筱雯。筱雯面无表情的摇摇头……。筱雯的父亲,叹口气!轻轻的将苹果放下。「筱雯,要吃点东西,不吃不喝,身体怎么会好呢?」父亲关心的说。筱雯,自己很清楚,父亲这两年来,为了她,也消瘦不少,只是……,她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最近心情又烦闷的让她不吃不喝不睡……。「请问是筱雯小姐吗?」一个响亮的声音突然出现!筱雯和她的父亲都吓了一跳!直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医生出现……。「你们好,我是刚来的医生,从今天起,由我负责照顾筱雯小姐!」筱雯还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声,而筱雯的父亲走上前去,跟医生问候,聊聊筱雯的状况。原来这位医生名叫大伟,刚从医学院毕业,刚分发到这所医院。大伟很亲切的走到筱雯病床旁边,笑嘻嘻的拿出一堆糖果。「我以为你是个小女孩,所以只准备了些东西,想说送你,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些糖果?」大伟尴尬的笑了笑,伸出手来,给筱雯看糖果。筱雯吓了一跳,不过,当她看到糖果,好像心情好多了。筱雯伸了手,将糖果拿了起来,并说声:「谢谢!」大伟,很高兴的告诉筱雯:「等会他有空,他会再来陪她到处走走,不要老是闷在病床上,人没事都会给闷坏的……。」说完,大伟把筱雯的父亲拉出去,谈论了一下病情,就离开了……。筱雯开始很好奇大伟这个人!大伟虽然不帅,还有点胖,但是他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筱雯对大伟,开始就是有了好感。午餐过后,大伟出现在筱雯的病床前。筱雯也因为刚刚也有小睡了一下,脸色也比较好看了些。大伟一样用他响亮的声音叫着:「筱雯小姐,筱雯小姐……不要再睡懒觉啰……来来来,起床!今天天阴阴的,凉快的很!我们去医院的花园走走吧?」筱雯,还是惺忪着眼,没头没脑的就被大伟带去医院后方的花园,在那边逛着,走着走着……。「啊!蝴蝶……」筱雯大叫着大伟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他笑着问筱雯:「你很喜欢蝴蝶吗?」筱雯点点头,回应着大伟……。「我抓一只给你!好吗?」大伟说着。筱雯回头看了大伟一眼「你抓的到吗?」筱雯问大伟。大伟:「哇哩咧……,虽然我胖归胖!可诉偶还诉给他粉灵活的喔!」筱雯笑了,许久不见的笑容,笑了……。大伟;心里想,真是美啊……。不过大伟卷起袖子,拖下了皮鞋、袜子,冲去抓蝴蝶……。左扑右趴的,蝴蝶就是慢慢的左闪……右闪……我飞……我飞……我飞飞飞……。筱雯看到大伟一身狼狈的样子,笑得更大声……。「你好笨喔!连只蝴蝶都抓不到!哈哈哈……。」大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傻笑了一下,『那ㄟ安ㄋ……。』最后看到一只,大只的,哇!凤尾蝶耶……。大伟,奋力一扑;「哇!哈哈……哈哈哈……我抓到了……」大伟,小心翼翼的拿给筱雯:「你看!好漂亮!是凤尾蝶!」筱雯很高兴的将蝴蝶捧在手心,笑得很灿烂。筱雯的父亲,也看到了这一幕,总算放下了一点点担子,好久她都没这样的笑过,总算让我放下一点心了。筱雯跟大伟说:「我能不能把牠给放了!?」大伟笑着问筱雯:「为什么呢?」筱雯看了看蝴蝶,又对大伟说:「牠自由自在的飞着,把牠抓了起来!牠没有了自由,一定会很难过……」大伟笑了笑,点点头,让筱雯将他千辛万苦抓到的蝴蝶给放了!大伟又推着筱雯走着走着,凉风吹着筱雯很舒服……。筱雯突然问大伟:「医生!我能叫你大伟吗?」大伟点点头……。筱雯又接着说:「大伟,你知道吗?我就像这蝴蝶一样,困在这医院,注定要在这里老死,失去自由,比失去任何事,都还要让我难过!」大伟,点了点头,但他不能说任何话……。因为他知道,他说任何话,都于事无补,甚至会让筱雯感到伤心,所以他选择点点头,而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筱雯也清楚这点。时间!变得很凝重,两个人就这样慢慢走着、逛着……。「大伟,把我推回房间吧!我累了,想在睡一下!」大伟点点头,将筱雯送回病房内……。接下来几天,大伟都固定午餐后,就来找筱雯聊天或者是带她去花园逛逛。筱雯的父亲,也因为如此,也慢慢放下心,开始专心他的工作。突然有一天,筱雯在逛花园的时候,问了大伟:「你这样每天陪我,你女朋友不会吃醋吗?」大伟笑着回答筱雯:「你觉得我有吗?」「医生不是亏护士美妹不是很好亏吗?嘻嘻……」大伟没好笑的说:「你看我这样子!好亏才有鬼咧!就是因为没人要,所以才用功读书考医学系,看看会不会吃香点,结果…………哈哈哈……还是被女人抛弃喔!」「喂!喂!喂!别说成这样……,根本就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哈哈……哈哈哈……」筱雯笑得更灿烂。半夜一点,大伟刚好值班,护士们也都累了,正在打小盹。大伟走出值班室,慢慢巡房,巡着巡着??走到筱雯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抽泣的声音……。大伟打开门,并开了灯,看见筱雯,全身颤抖着哭泣着。大伟急急忙的冲向前去,问着筱雯,想试着安抚她不安的情绪。只是没想到筱雯,一把抱着大伟,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大声……。大伟此时傻在床边,只是更让他不舍的是,筱雯的手怎会如此的瘦弱,她的眼泪,让大伟的理智顿时断了缐……,将筱雯紧紧的抱在怀里,虽然他知道,医生和病人不可以这样子,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任何也无法冷静的面对如此的情景。筱雯哭着说:「大伟你救救我,我身体越来越萎缩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大伟只有抱得更紧,将筱雯紧紧拥在怀里,落着泪……,不舍着筱雯如此悲伤,只能默默落泪,轻抚着筱雯的背部……。哭了一阵子了,筱雯哭累了,大伟拿出手帕,给筱雯擦泪,筱雯也看到大伟的泪痕,问说:「你怎么也哭了!?」大伟默默的帮筱雯擦着眼泪,并没有回答任何一句话。大伟准备要转身出去时,筱雯从后面抱着大伟,轻声说着:「大伟不要离开我,我好怕!好怕……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当你的女朋友,好不好?你不要离开我!」大伟此时在也忍耐不住,回身紧紧抱着筱雯,亲吻着她无血色的唇,筱雯也紧紧抱着大伟,两个人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筱雯将自己的衣服迅速的脱下,也帮大伟脱下一身白袍。这两个人,已经无视于可能随时都有人进来,而被发现的危险!大伟激动着吸吮着筱雯的胸部,虽然筱雯消瘦很多,但是她的胸形还是很漂亮的弧度,虽然色泽已不像之前如此亮丽,但是筱雯的胸部还是很饱满,大伟贪婪的吸吮……。大伟一只手,慢慢从胸部且慢慢的抚摸到下体,伸出中指慢慢从小肉缝中间,用手指边缘慢慢滑上滑下……。筱雯因为有些紧张,但却又不敢太大声,而低声的喘息着呻吟着,并紧紧抱着大伟,身驱随着大伟手指的滑动而扭动着。筱雯的小穴缝慢慢流出液体,而筱雯的喘息也慢慢的急速了起来!扭动身驱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大伟将舌头一路慢慢的滑向筱雯的小穴缝,慢慢的滑入,上下的舔动着,一下滑入一下滑出,大伟的舌头在阴蒂不停的滑动……。筱雯也将大伟身上仅剩下唯一的一件内裤也褪下,用手慢慢抚摸着……。大伟将身体调整成69式,让筱雯能为他口交。筱雯,不断用舌头在大伟的龟头上滑动着,吸吮子孙袋,还发出“啧啧”的声音。筱雯将大伟的龟头慢慢滑向自己的喉咙深处!只是很生涩,不小心噎到了,一直勐咳。大伟温柔的问筱雯:「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我们就停止好吗?」筱雯拼命摇头,紧紧抱着大伟说:「大伟不要停止好吗?只是我想让你更舒服点,只怪我技术不好,不要停好不好?」筱雯说完,就将大伟的龟头抵着自己阴蒂的部份,来回磨擦着。大伟感觉一阵淫液浸湿了他的龟头,慢慢滑到他的大腿内侧,大伟也不太敢粗鲁的冲进筱雯的体内,慢慢的将龟头滑入阴道,慢慢的滑入……。此时筱雯将大伟抱得更紧了,并将大伟的嘴巴给封起来,两人不断的亲吻,也不断的抽动着!经过一阵的抽插,筱雯感到阴道内一阵酥麻,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啊……我……我……要来了……喔……啊……来了……来了……我……我高潮了……」筱雯轻声吟叫着,全身抽搐,感受高潮所带来的幸福与快乐……。直到大伟快射出,筱雯也感觉到大伟的阴茎在抽搐着,就把大伟紧紧的抱着,大腿也紧紧的夹住大伟的屁股,希望大伟能将他的生命注入她的体内!大伟迟疑了一下,但是他也迎合筱雯,也抱紧着她,将他的精液全数注入到筱雯的体内。虽然已经射精,但是这两人,还是缠绵着,不放开,亲蜜的拥抱着,像似一个连体婴,彼此都不愿意放开彼此。大伟先开了口道:「筱雯?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想负责照顾你一辈子……。」筱雯回答说:「大伟,我并不想绑着你,看看我爸吧,他为了我已经辛苦两年了,他老了许多,白发苍苍,我实在也不想连累你……。」「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娶你,你和你爸,都由我来照顾,不是很好吗?」大伟拼命说着,希望筱雯能嫁给他。「唉……」筱雯叹了一口气!「大伟你知道我多想变成一只蝴蝶吗!自由自在的飞翔着,不需要烦脑太多事情,生存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短暂自由的生活,比长时间的囚禁的日子好太多了,我多渴望像只蝴蝶般的飞舞,多好啊!」筱雯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大伟默默不语,他只能将筱雯紧紧抱在怀里……,且两行眼泪已夺眶而出。「大伟,答应我,不要再提起结婚的事好吗?我们现在不也是很好,重点是,你深爱着我,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也很足够了,要求太多,只会让彼此苦脑,不是吗?」筱雯轻拭大伟的眼泪,筱雯当然也很想就这样嫁给大伟,这样她的父亲负担变得会更轻。但!她更知道,她不愿这样害大伟,所以只能坚定的拒绝了大伟。蝴蝶……飞啊!飞……我愿像那蝴蝶一般,短暂而美丽…………。---〔完〕---====================================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创作情色文学,内容虽然不是很棒,但毕竟是我尽力的作品,不敢希望大家喜欢,只能希望大家能多多给我鼓励和支持!希望下次能创作出更好更棒的作品,给大家观赏……,谢谢!====================================蝴蝶续集算算时间,大伟和筱雯相识也三年了!这段时间,虽然筱雯在大伟的协助之下,也慢慢的控制了病情,可是筱雯身体萎缩的程度??也慢慢的显现出来!筱雯的父亲还有大伟,从来都没有一刻放弃过,仍然想尽办法,民俗疗法、国内专家、国外权威、各种办法,各种治疗……,通通都试过了,但是病情顶多也只能控制住,让病情不至于恶化太快,他们从不喊累,也不曾在筱雯的面前掉过一滴泪,在筱雯的面前,他们始终保持着笑容,始终带给筱雯还有希望的讯息。当然;筱雯也懂,所以筱雯就算再不怎么如意,也不随便发脾气,她也不希望让自己的爸爸还有最爱的大伟,一直为她担心着。六月;今年六月的炎热胜过于往,那种热到心头里的烦燥,终于也让筱雯受不了,脾气也越来越大,无理取闹了起来……。「我不要吃药了!我也不要做复健了!就让我这样死一死就好了!何必管我?」筱雯大喊着。原来是筱雯的萎缩症,越来越明显了,而筱雯也越来越感到无力,于是对着在一旁照顾她的大伟,大声的撕吼着。大伟默默的扶起摔倒的筱雯,耐着心帮筱雯整理衣服……。「大伟,放弃我吧!我不想拖累你,就让我一个人走,我有爸爸陪就足够了,我不想害到你,我也不愿意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好不好?」筱雯哭着对大伟说着。大伟还是像往昔一般的温柔,把筱雯抱在怀中,拍拍她的背,鼓励她!大伟说:「我从未想到要放弃过你,病情都有好转,只是现在你的复健遇到一点点瓶颈,你就要放弃,那你过去的努力,又算什么?」筱雯掩面抽泣着,她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但又能如何呢?大伟很温柔的将筱雯抱到轮倚上,对着筱雯说:「乖!我们一起去花园走走好吗?」筱雯点点头,就让大伟慢慢推着轮倚,往医院后方的花园推去,一路上大伟还是不停的安慰着筱雯,深怕她胡思乱想,到了他们习惯常去的一个位于池塘旁的凉亭停了下来。大伟往池中一看,莲花朵朵放,桃红色的娇艳,让两个人看得入迷,一只蝴蝶,在池中最大的莲花停了下来,吸取着花蜜。大伟有感而发,对筱雯说:「你看!蝴蝶喔!漂亮吧!还记得当初我怎么帮你抓蝴蝶的吗?」筱雯笑了出来,病奄奄的她,笑起来,还是有如污泥之中绽放的莲花一般,那么的清新脱俗,让人十分疼惜!唉……老天怨妒啦!大伟拨拨了筱雯的头发,疼惜着筱雯,从后面抱着筱雯,对着她说:「老婆!不要生气好不好?让爸爸看到,爸爸又会很担心,我也会很担心,好不好?不然我跳肚皮舞给你看!好吗?」筱雯笑了出来,笑着说:「你又来这一套,每次都老套了,换点别的好不好?」大伟有点懊脑的说:「我就只会那1001招,不然你说你有什么愿望?我都帮你实现,好吗?」大伟用手指温柔轻抚着筱雯的脸庞说着。筱雯拉着大伟的右手,抱着,笑着说:「不用了,只要你陪着我,我真的就很满足了。」大伟微笑着,两个人就这样沉腻在两人世界里。筱雯突然好像想到什么!转过头,拉着大伟的手,说着:「大伟,我好想出国去玩,从小就一直梦想着环游世界,可是身体的关系!一直不能出国,你能不能带我出国一次玩玩呢?好不好?」筱雯不停撒娇着,希望大伟能够答应她的要求。因为;大伟在能力范围之内,没有拒绝过筱雯任何一件要求,且都尽力做到最最最完美,只要能让筱雯能够开心,让她不再想着病痛,他都可以做到最好!只是大伟很为难,但也不能拒绝筱雯的要求,想了一下!对着筱雯说:「给我一些时间,我要评估一下,也要跟爸爸商量,好吗?」筱雯点点了头,继续抱着大伟的手,沉腻在他俩的甜蜜世界。夜里,大伟和筱雯的父亲讨论着这个问题。其实大家都知道,筱雯的病情,一天拖着一天,病情也开始恶化了!也不知道,能够再拖到什么时候,对于筱雯的要求,大伟也极为伤脑筋,只能跟筱雯的爸爸还有筱雯的主治医生一起讨论。筱雯的父亲问大伟,只要她每天开开心心的,无论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可是这次她吵着要出国,我想有点不太洽当。大伟沉默着,站在一旁默默不语,像似在思考些什么一样……。主治医生开口了:「大伟,我个人的意见是,病人的状况,已经开始恶化了,试过各种的方法,顶多也只能控制而不能根治,且现在病情越来越明显,应该病人连药物的抗体都有了,这样也只能脱时间,讲明白一点,也就是现在只能拖时间了!」大伟听到,脸色变得更是沉重,在大伟的眼眶之中,泪水始终在打转着。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大伟的前辈,看到大伟如此难过,也只能过去拍拍他的背:「大伟,我还有病房要巡,你要坚强一点,不要把情绪让病人查觉你懂吗?你也是个医生,相信你懂我的意思!」主治医生说完后,就去巡其他的病房,留下难过的大伟及筱雯的父亲。此时筱雯的父亲,也走到大伟的旁边,拍拍他的背说着:「大伟,你已经做到最好了,这个情况,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你也别太难过了!你为筱雯做的已经够多了,伯父我不会怪你什么,我反而很感激你为筱雯做了那么多,知道吗?不用想太多,一切让老天决定吧!」说完后,筱雯的父亲,叹了一口气!就走去病房内陪着筱雯。大伟这几年来的情绪,在这个时候,一次爆发开来,泪水狂飚,他已经没有办法止住他情感的宣泄,泪水已经爬满他的脸庞,悲伤的情绪如洪水一般,一股脑的冲到脑中,但又不能哭出声音,深怕在病房内的筱雯听到,又更会伤心……。过了一会,大伟总算止住了泪水,同时在心中也下了决定,大伟在整理自己的情绪后,擦干自己的泪水,慢慢的走入病房之中,他勉强自己,打起了笑容,走了进去,深怕筱雯会查觉各种异样!筱雯一看到大伟,就笑着问大伟,关于她出国的事,和她的父亲讨论的怎么样?大伟用最坚定的语气,面向筱雯的父亲说着:「伯父,我想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决定,我要带筱雯一同出国,带她去欧洲去玩个几天,希望您能够答应我这个无礼的要求,好吗?」筱雯的父亲知道大伟是想了却自己女儿的心愿,所以也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毕竟很少会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生命蜡烛即将熄灭的女人,做到如此的地步。筱雯的父亲,也是以极度信任的态度,答应这次的出国,因为他知道,筱雯如风中的烛火,随时病情都恶化的更严重,也可能会随时离开,如果要让她这样忧郁的在医院等待死去,不如让她快快乐乐的面对死亡吧!因为筱雯自己的身体状况,她自己也很了解能够称多久!筱雯听到自己父亲的首肯,高兴到不行,抱着父亲亲吻着……。接下来的这几天,大伟就跟医院辞职,也着手开始准备出国的准备,筱雯的心情更是不用说了,心中的雀跃,是无法形容的。大伟也会来跟筱雯一起讨论旅游的行程;从历史悠久的-英国,到浪漫的-法国,还有和平之国-瑞士,再来郁金香之国-荷兰等等……。最后总算行程敲定了,而护照也下来了!筱雯第一次拿到护照,心情特别愉快,见到熟悉的护理人员就拿出来炫耀一番,筱雯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高兴,心里也是安慰不少。在岁月磋跎之下,他早是满脸皱纹脸,总算又浮出放心的笑容。在筱雯千盼万盼之下,总算八月份到了,而今天,正是她出国的日子,在众医护人员的叮咛之下,筱雯离开了医院,坐上父亲的车,往桃园中正国际机场直奔而去。到了机场,大伟拿着两人的护照,去确认机票还有位子。筱雯则和父亲在机场大厅聊着天,筱雯的父亲,不停的叮咛着。筱雯则是笑的很开心,抱着父亲,请父亲放心她,因为会有大伟在旁边照顾着她。大伟没多久就拿着机票出现在筱雯父女俩面前出现,筱雯的父亲,紧紧抱着爱女,激动到眼泪滴了出来!因为从小到大,筱雯的父亲兼母职,好不容易将筱雯带大了,可是筱雯身体却出现和她母亲一样的症状后,从未让她离开过自己的身边!这次出国,还不知道筱雯,的病情突然发作而不能回来,在这种生离死别的心情之下,做为父亲的心情,谁都能体谅,而筱雯也查觉了这点,更是紧紧抱紧了父亲,哭成了泪人儿!没多久,大伟提醒时间要到了,准备出发了!筱雯的父亲,转身也抱一抱大伟,交待大伟好好照顾筱雯,大伟当然也懂,点点了头,拍一拍筱雯父亲的背,就推着轮椅,带着筱雯去登机了!在空姐的协助之下,大伟和筱雯顺利的登机了。筱雯紧紧握着大伟的手,兴奋的说:「大伟,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喔!我好紧张耶!怎么办?」大伟笑笑的亲吻筱雯的额头,拍拍她的手背,说着:「放心啦!老婆,有我在啊!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因为你是我最爱最爱的老婆。」筱雯笑的更灿烂了,也安心的靠在大伟的肩上,期待着这次第一次的出国。飞机发出引擎的巨响,轰轰的叫着,没一会儿,直冲云霄,往他们的第一站?英国的伦敦出发了!***************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总算到达了目地。大伟和筱雯也早已经累翻了,因为还有时差的关系!筱雯还有头晕晕的状况,大伟决定先到饭店休息,他细心的将筱雯安顿好,才洗澡睡觉。隔日,两个人的时差还不能调适,所以睡到下午四点多才起床吃饭,吃完饭后,大伟还是怕筱雯时差没有调整好,还是决定在休息一天,等待明日再带筱雯去伦敦四处走走逛逛……。筱雯回到房间后,从房间的落地窗往外看去,伦敦的夜景,灯光加上古老的建筑,还有现在的建筑,都让筱雯一切都感到新鲜,双手放在落地窗上,细细的看每一个街道,每一道灯光所照射的建筑。大伟温柔的从后方抱住筱雯,两人耳傧厮磨一番,起了情慾的念头!筱雯转头亲吻着大伟,大伟也回报热烈的舌吻,亲吻许久,大伟从轮倚上抱起了筱雯,轻放在床上,用食指轻轻碰了筱雯的鼻头,笑着说:「你这个小坏蛋,身体还没有调适过来,就开始想东想西了啊?」筱雯笑的很甜,双手缠绕大伟的脖子,跟大伟撒娇的说:「我不管,我就是想要抱抱你,好不好啦?」不等大伟回应就把嘴堵了上去,不让大伟有任何反驳的机会……。大伟也顺应着筱雯,紧紧抱住了她,但是因为又怕伤到已经开始萎缩的筱雯,大伟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十分小心,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压痛筱雯。筱雯当然知道大伟很疼惜她,所以调皮的将大伟压在下面,笑着说:「每次都是你在上面,老是压着我,我可是你最亲爱的老婆唷!这次我要努力压着你!」说完马上把嘴再度的堵上大伟的嘴,两人疯狂的法式舌吻,筱雯渐渐将嘴唇往大伟的乳头移动着,大伟虽然很享受,但是他无时不刻都在注意着筱雯,怕她突然有任何的不舒服!但是筱雯似乎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很享受在上方的主导权,吻遍大伟的全身,细心的为大伟口交着……。筱雯伸出舌头细细的舔弄着大伟的龟头,一手也小心的抽动着,怕不小心弄痛大伟,一下一下含弄着,含在口中,用舌头不停的挑逗着,一下吸着大伟的子孙袋……。搞到大伟,勐喘大气,筱雯看到大伟也很享受的样子,也很有成就感的笑着,轻轻吻着大伟的唇,用手扶着大伟的阴茎,导入她的体内,开始慢慢的上下起浮的抽动着……。筱雯的爱液,也因为开始抽动后,越来越多,粉嫩的小穴,紧紧包住大伟的阴茎,大伟怕筱雯太累,就爬了起来,用起最传统不过的老牛推车,两个人从头到尾,始终紧紧的抱着对方,不愿有任何一点点的松手。筱雯也因为大伟一次次的深入冲击,也慢慢陷入高潮的地带,不停的喃喃自语,大伟更是深入筱雯的体内冲击着,让筱雯一次又一次的享受高潮所带来的美好!大伟也因为两人的浓情,视觉的观感,龟头在数度抽搐之下,射出浓浓的精液在筱雯的体内!两个人还是像个连体婴一般,紧紧抱紧着对方,不愿意有一点点的空隙,在他们两人之间出现……。在休息片刻后,筱雯躺着转身面对着大伟,像有什么样的重大决定的眼神,大伟顺口问筱雯:「老婆,怎么了?你不会是得到我的身体就要把我给甩了喔!」筱雯笑了出来,告诉大伟,别再搞笑了!认真听她说完:「大伟,我的病情,我自己也很了解,所以我相信,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最后一次!」大伟正想安慰筱雯,筱雯却用甜美的吻,让大伟闭上了嘴巴,静静听她说完。「你愿意娶我吗?」大伟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筱雯,彷佛是说着:『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也难怪大伟会有这样的表情,因为这几年,大伟数度求婚未果,这次筱雯却反常的自己提出结婚的要求,当然会大吃一惊!筱雯又接着说:「可是,我的身体,你很了解,我也很了解,撑不会太久,你愿意“不论我的生死,都愿意娶我吗?”」大伟将筱雯紧紧的拥着,轻轻的说声:「我愿意,我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几辈照顾你,我都愿意,我真的都愿意。」筱雯很满足的抱着大伟睡着了……。接下来的这几天,大伟带着筱雯,在欧洲大陆,四处的游玩,两人甜蜜的身影,留在各种风情的欧洲大陆,最后他们总算来到了最后一站?郁金香之国-荷兰。在一片郁金香花海之中,筱雯幸福的躺在大伟的怀里,享受这一片花海带来的微风、花香及心爱的人在身旁的幸福,筱雯亲吻着大伟,说着:「如果老天现在就要吹袭我的生命之火,我就算死,我还是会带着你的温柔,你的体贴,你的爱,笑着离去!」大伟听完,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想转头,却被筱雯扶着脸庞:「老公,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看着我,不要转头,把我的一颦一笑都记下来,就算我撑不过去,离开了你,你也不要忘了我,好吗?」说到这里,大伟的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狂泄而下而不止……。筱雯也紧紧的抱着大伟,两个人就在这样在花海中,不知道是为了感动而哭泣?还是为了现在还拥有的小小幸福哭泣?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不管结果是如何?大伟和筱雯的爱,是没有人能够阻断的,那怕是人们最怕的死亡,也不能带走他们俩最深最浓的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