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奸周涛大家都说,周涛美就美在那张嘴上,确实如此,周涛的那张樱桃小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没几个男人看了不想去狠狠亲上一口的。我也一样,但我比一般人更夸张点。我看了还有一种掏出鸡巴狠狠的在里面插上几棒子的冲动。 最近没什么事。我拿着刻录着周涛偷情的光盘出发了。 周涛正在办公室里看杂志,我敲门进去后。阴笑着道:“涛妹妹,看什么啊?”周涛知道我在圈子里就是这么的油嘴滑舌,也不太介意,笑着说:“没事,看看香港演艺界的美女们。”“是吗?你就是美女啊,谁比得上你啊!”靠!拍马屁我可是最拿手。“瞎说!”“没瞎说啊!不信你看看这个!你真的好美啊!“说着我就开始放光盘了。办正事要紧,我可没耐心和她打口水仗。 画面十分清晰,周涛含着赵忠祥的鸡巴卖力的舔着,还时不时的给赵老师一个媚笑,嘴角上挂着的口水流下来好长,靠!我真佩服自己的摄影技术,竟然拍得这么完美。 周涛的脸色一下子变白,疯了一样冲过来,拿出光盘扳成俩块,丢在地上使劲的踩。“哈哈!涛妹妹,你是不是很美啊!看起来,你比叶玉卿的演技好多了!”“你!你不是人!”周涛不敢大声叫骂,只能用喷火的眼睛望着我,低声骂着。“是吗?我不是人,但我要是做出点不是人的事情,把这段精彩的画面发出去,只怕你是想做人都难啊!”“你!”周涛呆住了,这光盘要是传开了,她就真的是不要做人了,早点自杀变鬼算了。 “你!你想怎么样?”她不笨,知道权衡利弊,渐渐的冷静下来。“不想怎么样,就想和你一起温柔温柔!”我是皮笑肉不笑。“无耻!”“哈哈!大美人,我看你就别骂了,留点力气等会好好和我玩吧!”说完,我走到周涛身边,用力在她那半张的小嘴巴上亲了一口。“呜!”周涛没有防备,气愤的望着我,叫也不敢叫,那样子,真的好可怜。 “那我先走了,下班后你自己洗干净,在家里等我!”我知道事情已经搞定了。周涛并不是什么冰清玉结的贞女,在这情况下,她肯定会选择让我玩弄她的肉体,求我不要把光盘公开这条路。看着呆呆站立着的美人,我真有点舍不得马上离开。走到她身边,我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裙子底下,在这里不能操她,妈的,先过过手瘾。 周涛今天穿的是蕾丝小内裤,手一伸进去,热乎乎的。我很熟练的扒开她的大阴唇,手指插进了阴道。“别,别在这里!”“美人,别这么怕,没人看见!”我淫笑着。左手从她的上衣摸了进去,掀开她的奶罩,摸了起来。当然,我还是怕有人进来,不敢把她脱光来欣赏,只能用手摸着插着。好柔软的乳房,摸上去软软的,绵绵的。乳头也比较大,摸上去有点硬,我用手指稍微用力一按,乳头就陷了下去,一松劲,又突了出来。右手在下面又是插又是掏的,周涛的下面渐渐有反应了,慢慢湿了起来。“骚屄!就来水了!”我靠在周涛耳边说道。“你,快走开!”周涛不敢反抗,直立在那里,低声求我。我把手抽了出来,带了一手掌的淫水,“看看!你有多浪!”说着我把插进了周涛的小口里面,“来!尝尝自己的味道!”周涛没办法,小口在我手上一舔一舔的。 “周涛!”有人叫她了。我把手收了回来,一下抱起她放到桌子上,飞快的脱掉了她的内裤。她穿的是一条红色的雷丝小内裤,内裤已被淫水打湿了一大片,散发着一种女性的骚味。“有人叫了,我先走了。”拿着她的内裤扬了扬。:“记住,洗干净在家等我,不准穿衣服,否则,你等着看好戏吧!嘿嘿!”周涛无助的看着我拿着她的内裤扬长而去。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吃了一瓶三鞭酒,向周涛家走去。想着就要大干心中的美人,我的鸡巴硬上了天。 开门的是周涛,这小骚货,还真没穿衣服,大大的奶子,黑色的三角洲,好爽的美女。 由于在家看了周迅被强奸的那张光盘,所以我想用强奸的方式来干眼前光熘熘的周涛, 我从床上拿过一个乳罩,把周涛的双手反绑到背后,接着就是低头开始舔吮把玩她的乳房,力道当然是相当地大,让周涛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断地改变形状,周涛对这种粗暴的方式感到不适应,尖叫着:“别这样,痛啊!”我哪管她痛不痛,疯狼一样在她乳房上,屁股上,阴道上舔着,咬着。女人大概是天生有被蹂躏的本能,被我这么一搞,周涛竟然慢慢的适应过来了。“啊…啊…就…是…这样…好棒…啊……对…对…用力…啊…啊…啊…啊…用力…用力…咬我…好舒服…唔…唔…唔…唔…啊……” 周涛淫荡地呻吟,让我充满了继续奸淫她的力量!我把鸡巴捅进了那做梦都会想到的樱桃小嘴。“啊!”大概是插得太勐,顶到了周涛的喉咙,周涛被我插得痛苦的叫了一声,周涛吐出鸡巴道:“你慢慢来好吗?”说完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然后灵巧地利用舌尖不断地刺激着我的龟头与阴茎间的软沟,一回又一回,灵巧地刺激着,天啊,没想到周涛的口技比周迅还要好,她那软绵绵的舌头舔在鸡巴上,鸡巴有一种麻麻的感觉,更厉害的是,舌头还不时的在我马眼上轻轻的打几下,“哇!”我一阵抖动,马眼流出了一丝精水。靠!看那样子,是周涛在强奸我才对。再舔下去,我会受不了了。 抽出鸡巴,让周涛跪在床上,屁股翘起,骚屄,屁眼都对着我。靠,这骚货已经湿透了,俩个洞口都沾上了流出来的淫水。周涛的屁眼那里有点黑,上面还有一些黑毛,应该是给人插多了的原因,她的屁眼没有紧闭,而是半开着,有一股香味,看来,她是记住了我的话,把全身上下洗得很干净。这么美丽的屁眼摆在面前,看来,就先插屁眼咯。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扑”的一声,把鸡巴插进了周涛的屁眼。周涛由于是背对着我,没想到我会插她屁眼。 “啊……啊……”她受不了地叫了起来。“好痛啊……!啊!……好痛!”声音听来真的有点可怜,我急忙将鸡巴抽出一半,同时伏下身子用舌头在她耳后轻轻的舔着,“别怕!一会儿就好了!”“你好坏,人家没被这么大的东西插过啊!”周涛委屈的说着。哈哈!听得出来,插她屁眼的就属我鸡巴最大啊。听了这话,我更加冲动了,鸡巴开始抽动。手也在周涛骚屄那里掏来掏去,搞得她痛苦的感觉慢慢消失,快感涌了上来。 “啊……真好……你……好硬……好长啊……” 由于是插屁眼,所以我只能捧着周涛的屁股,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一前一后推动。周涛是第一次被这么大的鸡巴插,浪个不停,上身用里贴在床上,把大奶子一个劲的在床上挤压,双手伸在俩边,手指死死的抓着床单,在快感的袭击下,淫荡的叫着。“喔……喔……小李……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屁眼好爽啊!” “靠!你还真浪啊,插死你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啊……好棒啊……好棒的小李……好棒的鸡巴哟……嗯……嗯……” 周涛的屁眼被人插过很多次,所以不是很紧,我抽动起来十分方便,抽动中,我能感觉到她那直肠火热火热的,慢慢的把我的鸡巴包住,收紧,看样子,她快到高潮了。 “浪……爽……要又骚又浪……啊……啊……哥哥来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 “啊……啊……啊……!”一阵大叫声中,我只觉得手被一股一股汹涌而出的淫水冲得湿淋淋的。“靠!好大的水!”我骂了一句。抽回手,在口里一舔,酸酸的,滋味还不错。周涛被高潮冲击的摊倒在床上,脸贴在床边,红红的!口里还一声一声的不由自主的、哼着:“哦……呜……爽!……你的鸡巴插得我好快活啊!” 看着这么诱人的浪态,我的鸡巴奇迹般地的又硬了。我把周涛翻了过来,把她的俩条白玉一样的大腿放在肩膀上,准备插骚屄了。周涛已经被我搞得精疲力竭,半张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小李,休息一下啊……别……再……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已经欲火攻心,鸡巴硬得像根铁条,难还听得进去,大叫一声,鸡巴插进了她那淫水直流的骚屄。“啊!……啊……!”又是一阵快感袭来,周涛的生理和心理又恢复过来,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摇动着屁股屁股迎合我的鸡巴。 我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面临溃决的边界,鸡巴勐涨,硬得发痛,每一下都狠狠的抵到周涛的花心,让巨大的龟头享受到最大的快乐。我仿佛眼睛看到小诗摇晃的大乳房,屁股飞快的移动着。“扑!扑!鸡巴在骚屄里插得好响。 骚货就是骚货,周涛看我插得这么卖力,竟然抬起头,樱唇含着我的乳尖,还用舌头逗弄起来,妈的,这哪里有一点我威胁她的感觉啊。我怀疑,我就是不用光盘逼她,她也愿意让我的大鸡巴插她。我被她舔得发麻,“啊……啊……我……我又要泄了啊……快啊” “喔……喔……小李……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在大叫声中,周涛又一次高潮了。她的骚屄里面开始颤栗,我的鸡巴被她裹得粘粘蜜蜜,嵴骨一阵酸美,狂抽几下,接着马眼一开,磙烫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周涛的身体.